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概况 高考 资讯 科研 教学 德育 学生 影视 下载 文艺 资 助 校史 图片 家长 党建
投稿

TOP

雷雨·赏析
2010-05-07 13:06:09 来源: 作者: 【 】 浏览:2955次 评论:0

【题解】

黄顺元(1915—)韩国诗人,小说家。1939年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英文系。1931年开始发表诗歌,有诗集《放歌》、《古董》等,现代派倾向很浓。1940年起,转向小说创作,短篇集《河边村庄的狗》奠定其短篇小说家的地位。此后发表短篇集《大雁》(1950)、《杂技师》(1952),长篇小说《该隐的后裔》(1953)、《长在山坡上的树》(1961)等。他的作品多次获得韩国国内的各种文学奖。黄顺元曾当选为韩国艺术院会员,任过庆熙大学文理学院教授,庄熙大学文学系主任。他的小说整体结构严谨,叙述简洁,以诗歌般的抒情意味挖掘人物内心细微的情感。《雷雨》(1953)便是这一特色的代表作,曾获英国非英语短篇小说奖。

本文选自《世界文学》1994年第3期。

 

少年在小溪旁看见少女,就知道她是尹初试家的曾孙女。少女把手浸在溪水里,正在玩水。仿佛在汉城未曾见过这样的小溪。

一连好几天,少女在放学回来的路上玩水,到昨天还是在溪边玩,可今天却坐在过溪石中间玩。

少年在溪堤上坐下,等待少女让出路来。

幸亏有过路行人,少女让开了。

第二天,少年稍晚来到溪边。

这一天少女坐在过溪石中间正洗脸,挽起了粉红毛线上衣的袖子,露出了白净的胳膊和脖颈。

少女洗了一阵脸,现在注视着水面,也许是在照一照自己的脸吧。蓦然她捧起水来,像是有小鱼儿游过一样。

不知少女知不知少年坐在溪堤上,仍在敏捷地捧起水来,可回回都是一无所获。好像这也很好玩,她不停地捧水。显然像昨天一样,只有行人过溪她才能让路。

少女从水中抓起什么,是白白的砾石。她站起来蹦蹦跳跳,跳过了过溪石。

一到岸边,她突然转过身来,飞来了砾石。

“你这傻瓜!”

少年身不由己,猛然站起来了。

少女飘动着短发,没命地奔跑,消失在芦苇丛中的小径里。后面只留下凉爽的秋阳下银光闪烁的芦苇花。

少年想,少女很快会出现在芦苇丛那一头的,可他觉得过了很长的时间,她还没露面。少年跷起脚。他觉得,又过了相当长的时间。

在芦苇丛那一头,一束芦花在移动。少女怀抱芦花,轻盈地漫步着。秋日的艳阳格外明亮,在少女那洒满芦花的头面上明灿灿闪亮,仿佛走在田野小径上的不是少女,而是芦花。少年愣愣地伫立着,直等到那一丛芦花完全消失。他突然俯视少女扔过来的砾石,水汽已干。少年捡起小石头放进衣兜。

从第二天起,少年更晚一些才到溪边。看不见少女的踪影。太好了!

可是很奇怪。看不见少女的日子越长,空虚越是占据着少年心房的一角,产生了一个新的怪癖;抚弄兜里的砾石。

有一天,少年坐一下少女曾坐着玩水的过溪石上试试。把手浸在水里。洗了脸。注视着水中。照出了黝黑的脸膛。真讨厌。

少年用两手抓水中的脸,抓了好几次。

蓦然,他惊慌地站起来了。那不是少女在向这边走来吗?

她躲在一边看见我所干的勾当了吧?少年拔腿便跑。他踩空了过溪石,一只脚落进水里,他跑得更快。

若是有个藏身之处该多好啊!这一侧路上连芦苇丛都没有。是荞麦地。他觉得荞麦花香今天格外刺鼻。眉间感到一阵晕眩。微咸的黏液流到嘴唇上,是鼻血。

少年一只手擦着鼻血,继续奔跑。他觉得有一个声音总是跟踪追击:傻瓜,你这傻瓜!

 

星期六。

少年一到溪边,就看见几天没见的少女坐在对岸溪边,正在玩水。

装作没看见,开始过过溪石。少年平素过过溪石,就像走大路。可今天却小心翼翼地迈步。因为前几天在少女面前丢过一次丑。

“喂!”

少年装作没听见,走到堤上。

“喂,这是什么贝壳?”

他不由自主地转过身来,与少女那清澈乌黑的眼睛相碰。他急忙将视线移到少女的手掌上。

“绸缎贝壳。”

“名字也好听。”

来到岔道口。少女要往下走15里左右,少年要往上走10里左右。

少女停住脚步,指着原野尽头说。

“你去过那座山的后面吗?”

“没有。”

“我们去看一直好吗?我到山沟来,一个人无聊透了。”

“看着近,可很远啊。”

“远能远到哪里去?我在汉城时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兜过风。”

少女的眼神仿佛说“傻瓜,傻瓜”似的。

他们走上稻田里的小径,走过了正在割早稻的地头。

地里立着稻草人,少年摇晃草绳。飞起了几只麻雀,他忽然想起今天应该早点回家,看住家跟前的地不让麻雀骚扰。

“太有趣了!”

少女抓住绳子摇晃,稻草人的肩膀一耸一耸跳起舞来。少女的左边面颊上现出了小小酒窝。

前面又立着一个稻草人。少女跑到那里。少年也跟着跑,像是要忘记今天这样的日子应该早点回家帮助做家务的想法似的。

他越过少女身边继续跑。蚱蜢碰到脸上,一片云彩都没有的湛蓝的天空在少年的眼前打转。头晕目眩。是那该死的秃鹫、那该死的秃鹫、那该死的秃鹫在头顶上盘旋的缘故。

回头一看,少女正摇晃着刚才他擦身而过的稻草人。比前一个稻草人跳得更逗人。

稻田的尽头有条小沟。少女先跳了过去。

从那里到山脚下是旱田。

走过了码起高粱捆的地头。

“那是什么?”

“瓜棚。”

“这里的香瓜好吃吗?”

“那当然。香瓜好吃,西瓜更好吃。”

“真想吃一个。”

少年走进已经耙平了的香瓜地里,拔出两个套种的萝卜。萝卜还没长好。他把叶子拧下来扔掉之后,把一个萝卜递给少女,像是告诉少女吃法,他先咬了一口萝卜头,用指甲剥了一圈皮,吭哧咬了一口。

少女也跟着吃,但没吃三口就喊:

“啊,又辣又臊!”就扔掉了。

“真的,太不好吃了,没法吃!”

少年扔得更远。

山就在眼前。

枫叶绚烂耀目。

“啊呀!”

少女向上跑去。这次少年没跟着跑。可是比少女采了更多的花。

“这是野菊花,这是胡枝子花,这是桔梗花……”

“没想到桔梗花这么好看。我特别喜欢藕荷色!……可是,这个像阳伞似的黄花叫什么?”“阳伞花。”少女举起阳伞花做个打伞的样子。微微涨红的脸上浅浅的笑靥动人。

少年又采来一把花。他只挑出妩媚嫣润的新鲜花枝递给少女。

可少女说:

“一枝也别扔!”说罢上了山梁。

对面小沟里有几座草房错落有致。

谁也没说话,却不约而同地肩并肩坐在岩石上。四周仿佛变得格外静谧。只有那暖烘烘的秋阳散发着正在干枯的草的馨香。

“那又是什么花呢?”

在陡坡上葛藤盘绕处,能看到几朵花。

“很像藤花。汉城我们学校有很大的藤树。一看见那个花,我就想起了在藤树下一起玩耍的朋友们。”

少女轻盈地站起来,向陡坡走去。她倒退着爬下去。抓住花朵繁盛的树枝要折下来,可怎么也折不断,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结果滑倒了。她抓住了葛藤。

少年惊慌地跑去。少女伸出了手。少年抓住他的手往上拉。他感到内疚,心想,应该自己去给她采来。

少女的右腿膝盖上凝结了血滴,少年情不自禁地把嘴唇凑向伤口开始吸。突然他不知想起什么,猛然站起来跑开了。

没过多久,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来。

“抹上这个就会好的。”

他把松脂抹在伤口上,立即跑下陡坡,到葛藤跟前,用牙咬断了几枝花朵最多的枝枝,爬了上来。他说:

“那边有牛犊,咱们去看看吧。”

是一头黄色牛犊,连鼻环都没穿。

少年抓紧缰绳,装作挠背,猛然骑了上去。牛犊蹦蹦跳跳,转来转去。

少女的白皙脸蛋、粉红毛线上衣、蓝色裙子和怀抱的野花,混和在一起,斑驳陆离,变得模糊一片。她宛然是一个硕大的花团,头晕目眩,但决不能下去。他感到了自豪。骑牛是少女所不能模仿的只有他才能做的事。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一个农夫从紫芒丛中走了上来。

少年从牛犊背上跳了下来,心想农夫一定会责备他:骑小牛犊,伤了它的脊梁骨怎么办?

但长胡子农夫审视了一下少女,只把牛犊的缰绳解开,说:

“快点回家吧,怕是要下雨了。”

真的有一块乌云不知何时已压到头顶上。顿时觉得四周纷纭杂沓。风声猎猎,刹时周围变成了青紫色。

当他们过了山梁的时候,在柞树叶子上传来了掉雨点的声音。雨点很大。脊背上凉飕飕的。接着突然大雨滂沱,雨幕茫茫。

在茫茫雨雾中看见了瓜棚。只好到瓜棚里避一下雨了。但瓜棚的柱子已歪斜,顶棚也裂成了好几条。将就着挑个漏雨少的地方让少女进去。

少女的嘴唇煞白,肩膀不断地哆嗦,少年脱了棉布夹袄,披在少女的肩膀上。她只是抬起被雨淋湿的眼睛望了他一眼,默不做声地任他摆布。她在怀抱的花束中,拣出枝断花萎的花枝扔到脚下。

少女伫立的地方开始漏起雨来。再不能在这里避雨了。

少年望着外边,不知想起什么,往高粱地里跑去。扒开码在一起的高粱捆看看里面,扛过来旁边的高粱捆,码在外边。再扒开看看里边,就向少女招手。

高粱捆里不漏雨。够理想的,只是黑面窄。坐在前面的少年仍在挨雨淋。在少年的肩膀上升起了蒸汽,少女像耳语似地让他进来坐。少年说没关系。少女又劝他进来坐。他无可奈何,倒退着进去。于是,少女怀里的花束被挤坏了,但她想没关系。被雨淋的少年的气息扑向鼻子,可她没有转过脸去。她觉得由于少年的气息,她那冻僵的身体反而温暖多了。

喧哗的高粱叶的声音骤然而止。外边也亮多了。

从高粱捆爬了出来。不远的前面被灿烂的阳光照耀得金光耀眼。

来到小沟的地方,水涨得很深。是发浑的泥浆水。没法再跳过去了。

少年把背转向了少女。她二话没说让他背上。水一直到他那挽起的短衬裤上。少女喊一声“妈呀!”紧紧地抱住了少年的脖子。

在他们来到小溪旁之前,雨过天晴,秋天的天空像是未曾下过雨,碧蓝碧蓝的,丽日当空,万里无云。

 

从那以后,少女就不露面了。几乎每天都跑到溪边也看不风她的踪影。

在学校,课间休息时巡视了操场,暗暗偷看过五年级女生班,但那里也瞧不见她。

那一天,少年习惯地抚弄着兜里的白砾石,来到了小溪旁,那不是少女吗?她正坐在这一侧溪堤上!

少年的心先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这几天我病来着。”

不知怎么,少女的脸色显得很苍白。

“是不是因为那天挨了雨淋?”

少女轻轻点了点头。

“现在完全好了吗?”

“还没……”

“那应该躺着呀!”

“太闷得慌才出来的……真的,那天太有趣了……可是那天不知从哪染上这种色,怎么也洗不掉。”

少女俯首望着粉红毛线上衣的前襟。那里染上了一块像泥浆似的黑红色。

少女露出浅浅的酒窝。

“你看这像什么色?”

少年呆呆地望着毛线上衣的前襟。

“我想起来了。那天过小沟时,你不是让我背你吗?那是从我背上染的。”

少年觉得脸涨得像火烧的一般。

到了岔路口,少女拿出一把红枣。

“嗯,今天早晨我家摘的,为了中秋节祭祀用……”少年犹豫不决。“尝尝吧,说是我的高祖爷爷种的,甜极了。”

少年把两手做出捧状,伸出去说:

“个儿真大!”

“还有,嗯,我们过完中秋节就要腾出房子。”

在少女一家搬来之前,少年已从大人们的谈话中得知,尹初试的孙子在汉城破了产,不得不回到故乡。没想到这次连故乡的祖传的房子也得交给别人。

“不知为什么,我不愿意搬家。虽然是大人们的事,我们孩子家没有办法……”

少女的黑眼睛呈现出未曾有过的凄凉。

和少女分手后回家的路上,少年在心中无数次地重复着少女搬家的话。没有什么理由那么难过又那么悲哀,但少年品不出现在自己咀嚼的红枣的甜味。

这天晚上少年偷偷溜进了德爷家的胡桃园,爬上了白天看好的树上。用准备好的棍子向白天看好的树枝打下去。胡桃掉下来的声音特别响。他不觉打了个寒噤。但在心中却暗暗祷念:大胡桃啊,多多地掉下来吧!多多地掉下来吧!他被自己也不知道的莫名其妙的力量所左右,一个劲地用棍子敲打。

回家的路上,他特地选择明亮的月光所照不到的背阴地走。他第一次感激起背阴。

少年抚摸鼓胀的兜子。据说用手摸生胡桃容易染上疥疮,但他根本不在乎。只想快点让少女尝一尝这远近闻名的德爷家的胡桃。

他“啊”了一声,忽然想起忘记了告诉少女,病好之后,在搬家之前到溪边来一趟。傻瓜,真是个大傻瓜!

中秋节前一天,少年从学校回到家,爸爸换上了出门的衣服,怀里抱着一只鸡。

问爸爸上哪去。

爸爸不回答他的问话,却掂量抱着的鸡的重量。

“这个就可以吗?”

妈妈递上一个大网兜。

“已经有好几天咕咕直叫,找下蛋的窝哩。虽然不大,但肯定很肥。”

少年这回向妈妈问爸爸上哪去。

“去学堂沟尹初试家。明天是中秋节,要送鸡去祭祀用……”

“那么拿去那只大的,那只花公鸡……”

听到这话,爸爸哈哈大笑。

“小子哎,还是这一只更实惠!”

少年不知为何不好意思,扔掉书包,跑到牛棚,拍了一下牛背,像是拍苍蝇似的。

 

溪水越来越小了。

少年来到岔路口,往下边的方向望去。从芦苇丛边上望去,学堂沟村庄在蓝色天空下边显得格外近。

据大人们说,少女家明天搬到羊坪邑,到那里开一家小铺。

少年情不自禁地抚摸着衣兜里的胡桃,一只手不停地折芦花。

那天晚上,少年躺在被窝里也只想一件事:明天去不去看少女家搬家呢?去的话,能不能见到少女呢?

想着想着,刚要迷迷糊糊入睡,忽然听见:

“嗬,真是,这个世道……”串门出去的爸爸不知何时回来的,正跟妈妈说,“尹初试家也真够惨的,那么多的地都卖了,代代相传的房子也让给别人,又遭了横祸,真是……”

在油灯下做针线活的妈妈问:

“曾孙只有那个女孩吧?”

“是啊,有过两个男孩,小时候就没了……”

“……怎么就那么没有儿孙福呢?”

“说的是。这个丫头已病了好几天了,据说连药都没怎么吃上。现在看来尹初试家也断了后了……可是,这个丫头虽然年纪小,却实在令人吃惊,据说在临死前她留下话,自己死了就给她穿上现在的衣服埋葬……”

 

【赏析】

这篇小说温暖、感伤,令人叹惋。小说情节极简单,仅仅讲述了一个乡村少年和一个因家庭败落随父母回到祖籍的少女之间的友谊。一开始他们互相陌生好奇,接触之后,便结伴到远山去玩,收获了那么多的欢乐。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雨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也使他们的友谊得到深化。不幸,少女因淋雨而病倒,因家境败落竟至于药都没怎么吃上就去世了。临去之前,少女却不忘叮嘱家人——埋葬她时就让她穿上那件染上了少年背痕的毛线上衣。结局是凄美动人的。淳朴的少年、可爱的少女在沧桑的世事、世故的大人之外,演绎了一场只属于他们自己、只属于童年的纯真美丽的童话,如歌如诗!

小说写人写景皆用白描手法,结构流畅严谨,叙述简洁跳宕,显得十分的精致典雅,人物刻画通过心理刻画来实现,而心理刻画则以诗歌般的抒情意味挖掘出乡村少年的细微的情感变化,既简净又细腻传神,一个淳朴、善良、勇敢却又羞怯的乡村少年形象跃然纸上。少女的形象尽管着墨不如少年那多,但其热情、敏感、忧伤的个性也十分的鲜活生动,令人亲切温暖。“少年情怀总是诗”,信然!

Tags:雷雨·赏析 责任编辑:虹乡笛韵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第六十四节 天虎山谷菩萨显灵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