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概况 高考 资讯 科研 教学 德育 学生 影视 下载 文艺 资 助 校史 图片 家长 党建
投稿

TOP

音乐散文:年味里流淌着亲情的河流
2016-02-01 18:30:36 来源: 作者:魏霜 【 】 浏览:1066次 评论:0

朗读文件7M多,请缓冲一下再听,谢谢。

 



 

年味里流淌着亲情的河流 

“爆竹声中一岁除”,鞭炮声响,年味便在空气里弥漫着。从记忆时起,年味便是甜甜的,暖暖的,浓浓的。它像春风,亲情在这里酝酿着;它像春雨,亲情在这里滋润着;它更像一条无形却有情的河流,亲情在这里流淌。一年又一年,它载着我长大;一年又一年,它放飞着我的梦想…… 

儿时起,天天盼过年,我常拉着奶奶的手问:“奶奶,啥时过年?还有几天?”奶奶说:“快了,快了!你没有看到家门前树上的喜鹊在欢叫吗?”我会飞出门外,循声找花喜鹊。那一对花喜鹊在我家门前的椿树上叫着、跳着,我会拍着手跳着、唱着:“花喜鹊,你真好!快过新年你欢叫!过大年,娶媳妇,家家户户好热闹。”我在唱,那光秃秃的椿树枝上,喜鹊会跳得、叫得更欢,奶奶站在我身后,还会给我打着节拍。过年前十来天,在泗城工作的父亲会提早回家,给我带来新衣裳。我会急不可耐地把新衣服拿出来亮一亮。那是一条紫红的背带裤,还有白白的衬衫。为了显靓,我会脱下小棉袄,穿上新装,在奶奶面前载歌载舞,唱着《南飞大雁》歌曲,两只小手会像大雁一样在飞舞。奶奶、母亲全会乐起来,邻居的小伙伴们都来围着我看,连天上的雁群也“嘎嘎”叫着,不过,雁群不是向南飞,而是向北飞,因为春天来了! 

村子里,年味在飘!着急的孩子把家里买的鞭炮偷出来几支放。我奶奶辛辛苦苦一年养的猪也肥了,父亲把我的表大爷、二表叔、三表叔找来,把肥猪逮着杀掉。那猪不一会儿就会放在滚烫的大铁锅里,毛去掉了,白白的,大大的,鼓鼓的,虽闭上了眼,又像是在熟睡。我和小伙伴会围着它乐,还会用小手去摸几把。宰好了猪,村子里人不一会儿就围了过来,这家弄几斤,那家弄几斤。我就会对父亲说:“不能再卖了,不能再卖了!”奶奶会对着我笑,说:“孙儿别急,有你过年吃的。”晚上,父亲会把村子里平时帮助过我家的人请来,满满一大桌,吃着自家宰杀的猪肉,喝着浓郁的家乡酒。乡里乡亲一杯又一杯,猜拳行令,话家常,说年景,觥筹交错,其乐融融。父亲总会让我搬来一条板凳坐在他的身边,叔叔、大爷们会把最好吃的菜夹给我。我看着他们乐,我会更乐。他们还会逗着我喝酒,父亲说:“小孩子要上学,喝酒会伤大脑,不能喝。”那时心里真盼望着长大。我依偎在父亲的怀里,看他们热热闹闹。叔叔、大爷们也会逗我,会用筷子醮酒让我尝。我禁不住那酒香的诱惑会伸出舌头舔一下,舔一下不行,尝过叔叔的,还得尝一下大爷的,三尝两尝的,我会迷迷糊糊倒在父亲的怀里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雄鸡高唱,温暖的阳光从窗子里照在我的脸上,我睁眼一看,奶奶已坐在我的床前,摸着我的头说:“孙儿,没事吧,看我找机会去收拾那些让你醉的坏蛋。”我笑了,奶奶帮我穿好衣服,又给我端来了热腾腾的山芋饭。 

过大年,我们泗县东北一带腊月二十四要祭灶。那时小,不懂什么叫祭灶。只感觉祭灶就是过小年了,能放鞭炮,那一天能有好吃的。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有讨饭的人会拿着一大叠花花纸来。家家户户会给讨饭的人一个馒头,拿过一张纸贴在灶里面墙上。我看着那剪纸的头像,问奶奶是什么。奶奶说:“这叫灶王爷,祭祀他能让家里一年到头有吃的,家家户户要拜他一下。腊月二十六起,我家开始忙包包子了,我母亲会和好多面,一盆又一盆。我奶奶会忙着做馅,把罗卜、粉丝等斩得碎碎的,倒上一点香油,满屋香气弥漫。姐姐会帮着母亲包包子,姐姐心灵手巧,和奶奶、母亲一起包的包子圆圆的、鼓鼓的,包子上还有好看的花纹,排满了一桌又一桌。奶奶升起了灶火,我会帮着给奶奶抱柴火。灶火红红的,屋子里蒸汽腾腾。我在奶奶的怀里,奶奶给我讲年的传说。柴火不多了,我跑到屋外抱柴火。临近过年,老天爷来了一场风雪,天地洁白,雪花像白蝴蝶漫天飞舞,树上毛茸茸的,如二月梨花绽放。几个小伙伴不顾雪大,拿着铁铲在堆雪人。他们叫唤着我,围着雪人跳。我本想和他们一起堆雪人,但转念一想,奶奶还等着我的柴火呢。外面雪紧风寒,一进屋子,我就像是走入春天。包子的香味弥漫,母亲已蒸好了一大竹篮子包子。我放下柴火,母亲催我快洗手尝包子。我吃着包子,母亲问我:“好吃吗?”我说:“好吃,好吃。”奶奶正忙着烧火,我把包子送入奶奶的口中,让奶奶咬一口。奶奶说:“乖孙儿,知心疼奶奶了。”我笑了,依偎在奶奶温暖的怀中。灶火映红了奶奶的面庞,奶奶抚摸着我,我吃着包子,品着年味,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除夕前一天,我父亲忙着写春联,我家最热闹。我给父亲理着纸,父亲挥亳洋洋洒洒。那时看着父亲写春联,我真羡慕。他用不着多想,随手就能写出妙句;笔走龙蛇,字迹苍劲。我把春联刚放下不久,邻居们全过来了,拿了就走。父亲是个老好人,那时十里、二十里,甚至几十里全知我父亲魏兆庭的大名。我为父亲而自豪。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家乡贫困,生病的人看不起病。我父亲在泗县医药公司工作,乡亲们会走上几十里到县城找我父亲买药。我父亲一看家乡亲人投奔自己,不仅帮着买药,送药,还管吃管住。父亲工资低,帮助乡亲们多了,他自己过得非常艰难,连累我们一家也过得艰难,每年奶奶养的一大群羊都要卖掉还帐。乡亲们来我们家拿春联,一来喜欢我父亲的字,二来更喜欢我父亲的人品。他们把春联拿回家贴着,给全家人讲述我父亲助人、救人的故事。村子东南的一个老人,拄着拐杖蹒跚着到我家,一进门就给我父亲下跪。我和父亲赶紧把他搀扶起来,他说:“魏爷(他辈份比我父亲晚一辈),你是大恩人,要不是你给我买到药,我就不能过这个年了。医生给我诊断是肝化腹水,说我不行了。我儿子去找你,你给弄到了药,救俺一命。”他哭了,我父亲安慰他说:“别哭,生活没有过不去的坎。病好了,好好过日子,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临行,我父亲写了一幅春联送他:风和日丽春常驻人寿年丰福永存。 

过除夕,是我家最幸福的日子,早早贴好了春联,放着鞭炮。奶奶和母亲比谁都忙,她们让我们吃年饭,她们一直在灶前忙。忙完了,一家人围着吃年饭,我奶奶总会把最好吃的菜夹给我吃,她自己舍不得吃。我父亲会给我讲他的往事,激励我走好人生路,催我上进。吃过午饭,奶奶、母亲、姐姐就忙着包饺子,从午饭后一直忙到晚饭前,让全家人吃上美味饺子,祈盼新年平安。春节那一天,我们早早爬起床,我们兄弟和姐姐争着给奶奶拜年磕头,奶奶好幸福,她总会把一年珍藏起来的零钱拿给我们。母亲对我们要求严格,总会说:“小孩子要钱做什么,会养成坏毛病。钱不许乱花。”然后我就冲出家门,找上小伙伴,买些鞭炮“劈里啪啦”地放。高兴一阵子,排着队去串门拜年,遇着长辈磕个头,说句祝福话,村里的爷爷、奶奶、大爷、大妈都会乐起来,捧给我们好多花生和瓜子。那时,无忧无虑;那时,年味就是亲情。 

年味载着亲情,不知不觉,我走上成年。为我操碎心的奶奶、父亲、母亲都离我而去,梦中,我会常常和他们一起过年。 

几十年沧海桑田,泗州大地换新颜,经济大发展,城乡走上富裕路,年味更足!临近过年,泗州城里就成人海,忙过年的人们挤满了街道。年货琳琅满目,大街上张灯结彩,摊位上挂满了中国结、福字坠、艺术鞭炮造型、年画等。孩子们手里拿着玩具,俊男靓女成双成对,老爷爷老奶奶相互搀扶提着鸡鸭、肩挎随身听。年味在小城弥漫,亲情在小城流淌。晚上,泗州广场成了欢乐的海洋,大妈们在《春节序曲》中跳着广场舞,小伙子们街舞串烧激情飞扬。一个个小朋友,一对对情侣点起了孔明灯,写上新年祝愿,放飞星空。抬头抑望,星空闪闪,孔明灯缀满夜空,绚丽而又壮观。年味成了劲舞,年味成了流动旋律,年味带着梦想飞向星空。 

一年又一年,春水永不断;年味载亲情,流淌在心间。 

/魏霜 泗县三中 



Tags:音乐散文 年味里流淌着亲情的河流 责任编辑:虹乡笛韵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拂晓报》2017年2017年5月10刊载.. 下一篇视频散文: 夜游台儿庄古城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