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概况 高考 资讯 科研 教学 德育 学生 影视 下载 文艺 资 助 校史 图片 家长 党建
投稿

TOP

天使魔鬼一念牵
2010-04-01 10:49:04 来源: 作者:任晓倩 【 】 浏览:2610次 评论:0

天使魔鬼一念牵

——对《西游记》妖魔原型的分析

                                              任晓倩

内容摘要《西游记》是一部神魔小说,作者用幽默诙谐的笔调,在神幻奇异的故事中将天上人间、人神妖魔融为一炉。通过唐僧师徒四人的西行取经,历经磨难、斩妖除魔,作者将妖魔与仙佛这两大对立的体系联系到一起。本文将运用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理论,从自我、本我、超我方面来分析《西游记》中妖魔、神佛关系,从而论证神佛、妖魔是一体的。

关键词:妖魔原型;取经之路;神妖关系;精神分析

 

  一、绪论

    优秀的文学作品总是拥有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深深打动世世代代读者的心灵。这是因为文学作品中包含了能够引起读者共鸣的某种普遍性原则—原型。弗莱在《批评的剖析》中称:“原型即那种典型的反复出现的意象,在文学中反复使用,并因此具有了约定性的文学象征或象征群”[1]对于一部文学作品来说,原型可以是意象、象征、主题、人物等。只要通过文学这种特殊样式,得以不断反复和重现的文学因素都可以称之为“原型”。原型这种具有普遍象征意义的艺术符号通常是创造性幻想的产物。而《西游记》作为一部神魔幻想小说,其幻想世界五彩缤纷,天上仙境、地下冥府、海里龙宫、人间王国,各种景象精彩纷呈,自然环境想象出奇,路遇妖精神奇魔法千变万化。作者围绕唐僧取经,塑造了一系列生动的原型形象。神佛和妖魔是书中的两大主要形象体系。这两大体系是对立的,妖魔一直对取经之路进行着种种破坏,阻扰取经的前行,成为取经人借仙佛之功竭力铲除的对象。这些妖魔为何对取经之路进行种种破坏,妖魔的原型又是什么呢?

 二、妖魔之原型与神魔关系分析

  1.各路妖魔:欲望的呈现与放纵 

  弗洛伊德在人格结构中把人的精神世界分为无意识、前意识、意识三个层面。在这三个精神世界层次面的基础上又形成了本我、自我、超我三种人格层面。“本我”沉潜在无意识中,是人的本能、欲望在人格上的体现,它依照“快乐原则”来满足人的各种欲求。“自我”属于前意识范畴,它于“现实原则”相一致,依据理性、常识、逻辑来行动,它处于本我与超我之间,并不断地协调二者的关系,使个体心理保持平衡状态,在现实主义世界指导人的行为,“超我”按照“至善原则”或者说“道德原则”来压制本我的涌动,它始终维护着形而上的道德、伦理等范畴,使人处在一种理想主义精神状态中。[2]

  “妖”是中国自古就有的说法。《说文解字》“妖,地反物也,从示和神同类。”[3]妖的性质侧重于反常、怪异、荒诞,是别于正常事物的,妖与怪是相通的。“魔”的性质侧重于破坏、作乱。“妖魔”是在世俗文化与宗教文化长期相互融合的过程中逐渐合而为一,是指那些奇异荒邪、破坏作乱的妖孽精怪。这与《西游记》中妖魔的形象一致,书中的妖魔多相貌奇特、行为乖张,异于常人。

《西游记》中的妖魔体系庞大。在这个体系中,花木鱼虫、鸟兽器皿,皆可成精为妖。他们法力高强,拥有神奇的法宝,遇到敌手都可厮打一阵,有时甚至孙悟空和神佛也束手无策。妖魔的个体情况非常复杂,其出身、行动、归宿各式各样,难以一概而论。妖魔现人形、言人语、通人事,处处为人间相,充分人格化。然而与人却又处处不同。妖魔善变化,其原形貌都非常奇特,如第十七回行者见“三个妖魔,席地而坐,上首的是一黑汉,左首下一个道人,右首下一个白衣秀士”。[4] 黑汉是熊罴怪,道人是苍狼所化,白衣秀士是白花蛇怪。妖魔虽善变化,可总会留下妖的痕迹。火眼金睛的孙悟空,一眼就能看穿妖魔。白骨精化身为花容月貌的女儿、老妇人、老公公等戏弄悟空。当她首先变化为貌美如花的女子时,孙悟空一眼就看出她是妖精所变。“师父你哪里认得。老孙在水帘洞内做妖魔时,若想人肉吃,便是这等变化迷人。我若来迟,你定遭他毒手。”[4]孙悟空由自身经验,一定知道妖精变化的破绽在哪里,所以能一眼识妖。其实妖魔的原形都很丑陋,白骨精就是一堆粉骷髅;黄袍怪穿着黄袍,生的青面獠牙;鼍龙(即扬子鳄)的模样像大鳖;独角兕大王是一个头上长一只角的妖怪;牛魔王是个白牛精;万圣公主的驸马是九头虫;狮驼岭的二大王身高三丈,卧蚕眉、丹凤眼、美人声、扁担牙、鼻似蛟龙,三大王是大鹏鸟;此外还有白鹿精、金鼻白毛老鼠精、九头狮子精、玉兔精等等。

《西游记》中妖魔众多,难一而足, 然而若从其行为目的来看,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多数妖魔想吃唐僧肉来延寿。唐僧是“金蝉长老”转世,十世修行的好人,吃了他的肉可以长生不老。白骨精三变化,黄风怪、金角大王、银角大王、红孩儿早早准备,独角兕、黄眉怪预设骗局,蜘蛛精、豹子精、犀牛怪等众多妖怪无不虎视眈眈,都想吃唐僧肉以满足长生之欲。第二类,部分女妖目标不是唐僧肉而是唐僧色。诸如母蝎精、老鼠精、杏树精、玉兔精等,变化成风情万种的绝色美女以期与唐僧成亲。情色欲是这些女妖追逐的目标。不仅如此,还要采其元阳以成太乙真仙。第三类,有一些妖魔权欲熏心,他们大多变化成道士混入人间国度,迷惑国王以窃权柄。狮猁精害死乌鸡国国王,将其江山宫苑占为己有。车迟国虎力、鹿力、羊力大仙把持朝政,迫害僧众。比丘国国丈白鹿精,先向国王进献美女狐狸精,后又向国王进献谗言要用一千一百一十一个小儿的心肝作药引。此外,还有一些妖魔见财眼开,牛魔王贪图玉面公主的万贯家私,九头虫偷走祭赛国金寺的舍利子佛宝,九灵元圣从玉华国盗走孙悟空、猪八戒、沙僧三人的兵器。长生欲、情色欲、权利欲、财富欲,这些都是人的本能欲望。

   根据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论,本我是由遗传获得,是人的最原始的、无意识的心理结构部分。它处于人格结构的最底层,由遗传的本能和欲望组成。本我的唯一机能是直接释放心理能力,清除机体内部和外部刺激从而进入兴奋状态。它履行生命的第一原则,即唯乐原则,其目的是求取快乐、避免痛苦,尽可能减少痛苦和不适的紧张体验,以追求个体的舒适和满足。当本我以肉体为其能量来源,而能量的释放又激活了人类的两大本能—生的本能和死的本能。[2]《西游记》中的妖魔可以看成是人的本我的显现。妖魔遵循唯乐原则行事,受盲目的本能和愿望的支配,以满足本能的需要。妖魔有人的欲望。如三十一回“玉帝道:“奎木狼,上界有无边的胜景,你却私走下方,何也?”奎宿叩头奏道:“万岁,赦臣死罪。那宝象国公主,本是披香殿侍香的玉女,因欲与臣私通,臣恐玷污了天宫胜景,摄他到洞府,与他配了一十三年夫妻。一饮一啄,莫非前定。””[4]奎木星本是天上神仙,生活条件优越,有着令人、妖羡慕的地位,可是为了满足个人的欲望,不惜下界为妖。此外,菩萨、如来也有私欲,也会报仇雪恨的。三十九回:“行者道:“菩萨,这是你坐下的青毛狮子,却怎么走将来成精?”菩萨道:“他不曾走,他是佛旨差来的。当初这乌鸡国王,好善斋僧,佛差我来度他。我因变做一个凡僧,问他化些斋供,故意将几句言语相难。他把我一条绳捆了,送在那御水河中,曾浸了我三日三夜。如来故遣此怪,到此推他下井,浸他三年,以报我三日水灾之恨。””[4]青毛狮为了完成主人的任务,替主人复仇,下界为妖,将国王推入井中,夺人妻儿,占人江山,极尽复仇之手段。天上神仙还会托人情,太阴会为玉兔求情。九十五回太阴道:“与你对敌的这个妖邪,是我广寒宫捣玄霜仙药之兔。他私自偷开玉关金锁,走出宫来,今经一载。我算他目下有伤命之灾,特来救他性命。望大圣看老身饶他罢!”行者:“老阴不知,他摄了天竺国王之公主,却又假合真行,欲破我师父之元阳,其情罪实难轻恕。”老太阴:“你却不知,那国王之公主,也不是凡人,原是蟾宫之素娥。二十年前,他曾把玉兔儿打了一掌,却就思凡下界,一灵遂投与国王正宫皇后之腹,得为公主。这玉兔儿怀那一掌之仇,故于旧年私走出宫,抛素娥于荒野。”[4]玉兔为报一掌之仇,追道凡间,这本无可厚非,可他却不满与此,贪欲抖增,欲走捷径,借唐僧之体快速升仙。“他把真公主摄去,他却变做一个假公主。知那唐僧今年今月今日今时到此,他假借国家之福,搭起彩楼,欲招唐僧为偶,采取元阳真气,以成太乙真仙。”[4]另外,妖魔都有求生的本能。六十三回,龙婆道:“偷佛宝,我全不知,都是我那夫君龙鬼与那驸马九头虫,知你塔上之光乃是佛家舍利子,三年前下了血雨,乘机盗去。”“这是我小女万圣公主私入大罗天上灵虚殿前,偷的王母娘娘就叶灵芝草。那舍利子得这草的仙气温养着,千年不坏,万载生光,去地下扫一扫,即又万道霞光,千条瑞气。如今被你夺来,弄的我夫死子绝,婿丧女亡,千万饶了我罢!”行者道:“家无全法,饶便饶你。只要你长远替我看塔。”龙婆道:“好死不如恶活。但留我命,凭你差遣。”[4]人的本能是求取快乐、避免痛苦,龙婆的夫、儿、女儿、女婿都死了,本是孤苦无依,应该陪他们一块死去,黄泉路上也好作伴,可生的本能,让他向悟空哀求饶命。妖魔下界为妖,或为了追求快乐,满足人的本能愿望;或为一己之私,满足本能欲望,趋利避害。

     妖魔大都住在人迹罕至、荒凉、多逢树木、少见人烟之处,在山林野外拥有自己的洞府。如熊罴怪住在黑风山黑风洞,黄袍怪住在黑松林碗子山破月洞,鼍龙住在十来里宽的黑水河。由其住所名字可知,妖魔的住处都是阴暗之所。妖魔的住所不但幽深昏暗而且广大无边,如黄风大王拥有八百里黄风岭,金角、银角大王的平顶山山径过六百里,枯松涧火云洞的红孩儿拥有六百里钻头号山,鲤鱼精住在八百里通天河,铁扇公主掌管八百里火焰山,狮驼岭八百里住着三个妖魔等等。妖魔所居之所拥有广袤无垠的空间,人迹罕至、幽深昏暗之所,难以被发现,犹如人的无意识,深藏在意识的底层。

     妖魔的形貌奇形怪状,犹如人的各种各样的本能、欲求。目的都是为了满足一己之私、个人的欲望,是人的本我在妖魔身上的显现,妖魔的居所,都是人藏在广袤的野外、迹罕至之所、未被探索过,犹如人未被发现的无意识。综上所述,妖魔的原型乃是人格精神层面的本我,由本能和欲望组成。

  2、师徒四人:欲望的规避与惩戒

  《西游记》这部小说主要围绕着西行取经展开。西行取经是书中的主体部分,取经队伍由四人一马组成。为何要取经呢?第八回,佛曰“那南赡部洲,贪淫乐祸,多杀多争,正所谓口舌凶场,是非恶海。我今有三藏真经,可劝人为善。”[4]世道昏暗,人间纷扰,佛要普度众生,解人民于水火中,于是要向世人传经,可是他又担心人们不能体会经书的真妙之处,要能经受住各种考验才能体会经书的奥秘,这样就要挑有缘者来取经。观音菩萨精心挑了四人一马,这可谓是煞费苦心了。看这几人的出身,其前身都大有来头。

  取经人唐僧,前身乃金蝉长老转世,是佛祖如来的二弟子,因不专心听佛讲法,转托尘凡受苦磨。第十五回说“取经人乃如来门生,号曰金蝉长老,只因他不听佛祖将经,贬下灵山,转生东土,教他果正西方,复修大道”。[4]不仅领军人物身世显赫,护经的主要功臣孙悟空,其来头也不小。他师从菩提祖师,学得长生不老之身、七十二般变化、一个跟斗云十万八千里,在花果山建立自己的王国。并结交天下之妖王,拜为兄弟。后大闹冥府,在经过一番努力,升天做了齐天大圣。后大闹天宫,被如来佛祖压在五行山下。在观音答应他做唐僧的保镖之后,重获自由,成为取经斩妖除魔的主力。其他二人一马也都是戴罪在身。猪八戒、沙僧、白龙马前身都是上天之仙,因犯罪被贬。猪八戒是天蓬元帅,因调戏嫦娥,被锤责二千皮骨折,贬下界来,投错成猪胎。沙僧是天庭的卷帘大将,因失手打碎玻璃盏,玉帝把他打了八百,贬下界。白龙马前身是西海龙王敖闰之子,因纵火烧了殿上明珠,被其父告了忤逆罪,被玉帝打了三百,不日将遭诛,菩萨怜其性命,救与唐僧做脚力。这些有罪之人,因观音挑选他们去取经、护取,他们才得以有重生的机会。

取经四人一马,除了唐僧是个普通人外,其他三人一马都是妖魔。孙悟空腰系虎皮,雷公模样,大闹天空被压在五行山下,饥餐铁丸,渴喝铜汁。猪八戒生得丑陋,黑脸短毛,长喙大耳,在福陵山云栈洞以吃人为生。沙僧是个黑汉,生得十分丑恶,颈下挂着九个骷髅,也以吃人为生。小白龙是犯忤逆之罪,被菩萨所救,做唐僧的脚力。此四妖经菩萨所度,都愿保唐僧取经,将功折罪,脱离灾难。由前面所述可知,这四个护经人,其前身不论是形貌还是行为都是妖魔,以快乐原则来满足本我的本能需求,即是人格层面的本我。然而当他们踏上取经之路后,自我就开始显现了。自我,是理性的代表,是来自本我经外部世界的影响而形成的知觉系统。它的任务是在本我和外部环境中起调节作用,它按照“现实原则”活动,趋利避害,将那些社会不能接纳的东西压抑和储存到无意识中去,为本我寻找一个宣泄的最佳方式。[2]

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经九八十一难,可谓是历经磨难,经受住各种考验。有灾难的恐吓,多数妖魔妖想吃唐僧肉来延寿。唐僧是“金蝉长老”转世,十世修行的好人,吃了他的肉可以长生不老。众多妖怪无不虎视眈眈,都想吃唐僧肉以满足长生之欲。而女妖的目标则情色欲。不仅如此,她们还要采其元阳以成太乙真仙。这些妖魔不但本领强大,还有各种宝贝法器。十七回的熊罴怪,偷了唐僧的锦襕袈裟,悟空追讨,从早斗道晚,可只能与其打个平手,没办法,请来观音菩萨才制服了黑熊精。黄风怪会吐一口恶风,名叫三味神风。白骨精,善变化,三化为人戏弄悟空。平顶山莲花洞的两魔头,不但善变化,还拥有很多神奇的法器,有用红葫芦、玉净瓶来对付悟空,后动用幌金绳。红孩儿,口吐三味真火,凡间雨水浇不灭。通天河里的鲤鱼精,有通天河的优势。独角兕大王,其胳膊上的一个宝圈甚是厉害,悟空的金箍棒都被他收了去,哪吒及雷神、火神、水神的兵器也可以一并掳去。因此,取经之路可谓是有千难万阻,不但有强大的妖魔正面阻碍取经人,还要面对有情色、财物的诱惑。二十三回四圣化为美貌母女四人,拥有大量田产,要招师徒四人为婿,唐僧、悟空、沙僧都抵住了诱惑,只有八戒心中有贪念。五十四回女儿国女王,貌美如花,欲用一国之富来招唐僧为夫,唐僧不为所动,信念坚定地要到西天取经。西行取经不但要面对外来的困难,其取经团队内部也存在问题。如师徒关系的信任危。悟空不服唐僧的管束,观音菩萨赐给唐僧紧箍咒,悟空不得不听从唐僧的领导。八戒还在中间经常挑拨是非,致使悟空两次离开取经队伍。师徒四人的关系,一开始是陌生的,充满着钩心斗角。八戒经常在唐僧面前说悟空的坏话,挑拨离间,增添是非。“怎禁八戒气不忿,在旁唆嘴道:“这个女子是此间农妇,却怎么栽他是妖怪。哥哥把他打杀了,怕你念甚么《紧箍儿咒》,故意使的障眼法儿,变做这样东西,演幌你眼哩!”“师父,他明明把人打死,只怕你念那话儿,故意变化这般模样,掩你眼目哩!”悟空也经常捉弄八戒。三十二回长老骂道:“你这个泼猴!兄弟们全无怜爱之意,常怀嫉妒之心。你做出这样獐智,撮弄他去巡甚么山,却又在这里笑他!”。[4]在取经的过程中,师徒四人从互不相识的陌生人,临时组合成取经队伍,在面临困难时,由一开始的各自心怀私心,逐渐的相处与融合,到最后的齐心协力,共同面对困难。

   西行取经,路遇妖魔,师徒四人可以共同面对困难,一路上斩妖除魔,克服种种磨难及诱惑,这是因为在他们的心中有一个愿望在支持或激励着他们。对唐僧来说,这个愿望就是求取真经,早日回到东土大唐,以报唐王的厚爱之恩,解救黎民于水火中。对悟空来说,就是保唐僧取经,以报唐僧解救其自由的大恩。对沙僧、八戒、小白龙来说,就是共保唐僧取经,争取将功补过,解脱自身。取经队伍虽然其愿望不同,可目的却相同,就是与唐僧共历苦难,早日到西天求取真经,因此虽然路上种种困难,遭受种种挫折,面对种种诱惑,师徒四人都能抵挡住诱惑,经受考验,最终取得真经。这与人格结构中的自我相一致。“自我”属于意识范畴,它于“现实原则”相一致,依据理性、常识、逻辑来行动,它处于本我与超我之间,并不断地协调二者的关系,使个体心理保持平衡状态,在现实世界指导人的行为与自我相一致。西行取经克服重重困难,是人的自我形成的过程。因此,唐僧师徒四人原型乃是人格层面的自我。

   3、神魔一体:欲望的隐性与显性

   纵观《西游记》这部小说,其中的妖魔都大有来头,与天上的神仙、西方的诸佛关联甚密。黑风山的熊罴怪成了观音菩萨的守山大神,抢占乌鸡国国王位的青毛狮是文殊菩萨的坐骑,枯松涧火云洞的红孩儿成了观音菩萨的善财童子,通天河里的灵感大王是观音菩萨莲花池里养的金鱼,金山兜的独角兕大王是太上老君的坐骑青牛,小雷音寺的黄眉怪是南无弥勒佛祖面前司磬的童儿,麒麟山獬豸洞的赛太岁大王是观音菩萨跨的金毛犼。八百里狮驼岭三个大王的来头都不小,大王是文殊菩萨的坐骑青狮,二大王是普贤菩萨的坐骑白象,三大王是如来佛祖的舅舅大鹏鸟。九曲盘桓洞的九灵元圣是太乙救苦天尊的坐骑九头狮子,碗子山破月洞的黄袍怪是上界的奎星。平顶山莲花洞的金角大王、银角大王,是太上老君一个看金炉的童子,一个看银炉的童子。衡阳峪黑水河的鼍龙是西海龙王的外甥。比丘国的国师是南极老人星的坐骑白鹿。陷空山无底洞的金鼻白毛老鼠精是李天王义女。天竺国的假公主是嫦娥的玉兔。为什么天上的神仙及其侍从、坐骑会下凡成妖呢?

  我们知道,神仙拥有长生不老之体,躲过轮回,不生不灭,与天地齐寿。能拥有这样的殊荣,当然会提高对神仙的要求条件。首先要戒色。神仙是不能结婚生子的,因为神仙不生不灭,神仙如果生出一堆小神仙,那天宫早晚有一天会被挤破的,也因此奎木星欲与仙娥私通,只能相约到下界,一个为妖一个托为凡人。其次神仙要遵守清规戒律,神仙的管理机制是非常严密的。天宫有专门的纠察灵官对天上的神仙进行管理,如悟空搅乱蟠桃大会,纠察灵官立即好将事情来龙去脉搞清楚,并汇报给玉帝。修炼成仙以后还要经历种种苦难。如第七回,悟空欲夺玉帝宝座,佛祖道“他自幼修持,苦历一千七百五十劫,每劫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你算他该有多少年数,方能享受此无极大道”。[4]神仙要严格要求自己,犯错则轻要受罚,重则受贬、处死。如八戒原本天蓬元帅,因醉酒调戏嫦娥,被打下两千锤,贬下凡尘。沙僧因失手打碎玻璃盏,被打八百,贬下界。小白龙因纵火烧了殿上明珠,被打了三百,要被诛杀,观音为其求情,才免了一死。泾河龙王,因不按玉帝旨意行雨,被斩首等等。还有取经的唐僧,前身是佛祖的二徒弟,因不听佛祖讲法,被贬下凡来,重新修行。因此,神仙乃是世人的楷模,拥有美好高尚的德行,遵守清规戒律,严于律己,谨慎修行。神佛的行为与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中的超我相符。“超我”按照“至善原则”或者说“道德原则”来压制本我的涌动,它始终维护着形而上的道德、伦理等范畴,使人处在一种理想主义精神状态中。

  因为神佛乃是人格层面的超我,因此就可以解释,为何大部分的妖魔都与神佛有关联了。神佛按照着至善原则或道德原则来行事,是一个充满神性的人。然而人是有个人的本能欲望的。那么神又是如何来实现其欲望呢?天庭戒律森严。不能在天庭实现,于是只能到凡间来实现一己之私。如奎木星与仙娥的幽会。文殊菩萨的青毛狮帮他报了三日浸水之仇。玉兔追到凡间找仙娥报一掌之仇。太上老君的童子到凡间占山为王,欲吃唐僧肉延年益寿等等。佛曰“那南赡部洲,贪淫乐祸,多杀多争,正所谓口舌凶场,是非恶海。我今有三藏真经,可劝人为善。”[4]真是因为南赡部洲的贪淫乐祸,佛才度人取经向善吗?其实取经是个幌子,佛祖意识到下凡作恶的妖怪多为神仙、诸佛的属下,它们造成的破坏性太大,不能不治理。然而仙界、佛界一如人间宫廷一样,有权力的制约与适用范围。悟空大闹天空时,佛祖也只有当玉皇大帝请其帮忙时,才出手相助。作为西天之领袖,如来也有许多忌讳。如五十二回,悟空对独角兕无可奈何,去请如来相助。“如来听说,将慧眼遥观,早已知识。对行者道:“那怪物我虽知之,但且不可说破,我这里着法力助你擒他去罢!””[4]如来明知妖怪的主人是谁,也明知其遣去的帮手只是形同虚设,却还要多此一举,走个过场。这就是仙佛两道互不干涉。佛祖不能直接出面对妖魔进行治理。因此借取经这件堂而皇之的事,压住神佛身上人的本能欲望,使佛界、仙界、人界达到和谐。

  三、总结

  神仙是人格层面的超我,妖魔乃是人格层面的本我。妖魔与神仙两大体系通过西行取经人来联系起来。西行取经四人是人格层面的自我。当人的自我(取经人)遇到本我(妖魔)时,如果自我(取经人)不能压抑(制服)本我(妖魔),那么自我就请来道德原则或至善原则来帮忙即人的超我(神仙)。人的本我(妖魔)一遇到超我(神仙或主人)时,立马就偃旗息鼓、乖乖就范。本我与超我之间存在着矛盾,自我总试图去调和这一矛盾。只有三者保持平衡,才能实现人格的正常发展。只有仙界、佛界、人间关系平衡,世界才能和谐。取经人在西行路上把神仙与妖魔联系在一起,克服了种种磨难,抵制了种种诱惑,调和了二者的关系,从而使世界恢复了安宁、和谐的状态。

  综上所述,《西游记》这部小说,与其说是一部斩妖除魔的神幻小说,不如说是一部人的自我修行小说。贯穿全书的思想,就是人通过自身的努力修行,并在外界的帮助下克服种种困难与诱惑,最终达到正果。即人运用至善原则与道德原则,依据理性、常识、逻辑克服本我的涌动,从而达到本我、自我、超我三者的和谐统一。社会达到一种理想的安定和谐状态。

参考文献:

[1] 叶舒宪.神话——原型批评.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87.7

[2] 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商务印书馆出版社.1984.11

[3] 许慎.说文解字.

[4] 吴承恩.西游记.中华书局.2005.4

[5] 叶舒宪.批评的剖析。百花文艺出版社.1998.11

[6]恩斯特·卡希尔.人论.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12

[7]谢选骏.神话与民族精神.山东文艺出版社.1986.10

 

 

Tags:任晓倩 天使 魔鬼 一念牵 责任编辑:虹乡笛韵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提高教师素质   培养学生能力 下一篇让学生想学、能学 、会学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